你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天下美玉出和田

天下美玉出和田

2018-12-28来源: 互联网
西汉时期,和田玉及其制品在中原大地已成为王室祭奠大典中不可缺少的礼器。皇亲国戚也开始以拥有玉的多寡来彰显他们生前死后的高贵身份。张骞凿通西域后,就曾令人采集和田美玉,为汉朝皇帝刻制传令天下的玉玺。在长达几千年“丝绸之路”历史上,东来西去的采玉、贩玉者络绎不绝,当年他们往来通过的关隘,至今称之为“玉门关”。1968年,在河北满城一座古墓中,出土了西汉中山靖王与其妻窦绾的两件金缕玉衣,距今已2000余年。玉衣由和田玉磨制成大小有序两千余块穿孔的玉片,以纯金丝辍连织成。玉片精琢细磨,金丝编织巧夺天工。这两件金缕玉衣的出土一时震惊了世界。从大量的出土物和古献的记述中,我们不难看到这样一个事实,新疆和田玉对中原的贸易往来时间要比内地丝绸、瓷器进入西域至少早出1000年的历史。故此,有人曾将这条古道称之为“玉石之路”。其时西域与内地的商贸往来、化交流的第一媒介,既不是丝绸,也不是瓷器,而是独具特色的新疆和田玉。
和田玉挂件

  从大量出土的和田玉珍品,如妇好墓中饕餮纹玉钺,春秋战国时期的白玉多节珮,西汉的金缕玉衣,唐代的白玉缕雕双凤珮,宋代的羊脂玉九龙杯,元代的白玉葵花杯,明代的青玉寿字壶等都可以得到印证。清代是最后一个封建王朝,其中 “康乾盛世”应是其国力鼎盛之时。清乾隆朝和田玉几乎为皇室所专控,故其所遗和田玉器珍品之多自然属历代王朝之最,就单件玉雕之巨也是前所未有的。除青玉“会昌九老图”、“青玉九龙瓮”、白玉“桐荫仕女图”外,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那件“大禹治水”青白玉山子。

  清乾隆四十二年(1777年),在新疆密尔岱山采得一块巨大的和田玉,它高224厘米、径长96厘米、重约8吨。采玉者上百人,用绳索、木杠将玉石慢慢运下山。从山下运至北京动用了1000多名民工,160匹良马,一辆长10米的特制大铁车,在新疆、甘肃、陕西、山西、直隶等省官员的监护下,交接运行,跋山涉水八千余里,经三年时间才运到北京。乾隆皇帝亲自审定这块巨玉的雕制事宜,命宫廷画师根据内廷所藏“大禹治水”画轴内容,绘成图样,再转运至扬州,交两淮盐政使在当地挑选技艺高超的玉匠,用工15万个、历时7年多才雕琢而成,于乾隆五十二年(1787年)九月运回北京。乾隆皇帝亲自主持瞻仰与安放仪式。

  1980年,和田县牧民在玉龙喀什河上游发现一块重472公斤、高80厘米、厚45厘米的羊脂玉,它是近百年来出现的最大一块珍贵玉材。1983年,国家轻工业部行指令扬州玉雕厂组织设计施工,在众多设计稿样中筛选,最后定题为“大千佛国图”,由工艺美术大师黄永顺先生领衔制作,历时八年完成。其中雕琢了84个佛国人物,释迦牟尼端坐在莲花座上,栩栩如生。作品结构严谨,如诗如画。1990年荣获国家珍品金杯奖,现藏于工艺美术馆。昆仑山蕴藏着丰富而优质的和田玉,也流传着许许多多有关她的美丽传说;在这莽莽大山中,历代勇敢而勤奋的采玉人,谱写了一篇篇可歌可泣的传奇故事。也只有在这凝聚着天地灵气,吸纳着日月精华的地方,才能孕育和滋养出天生丽质的和田美玉。她那绝无世俗之气的高贵品质,将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放射出耀眼的光辉。